搜索
点击播放
主页 > 小品相声新闻 > 明代绘画,以及发展过程

明代绘画,以及发展过程

发布时间:2021-02-21 10:24 作者:小品之家 阅读次数:


在中国绘画史上,明代画风迭变,画派繁兴。在绘画的门类、体裁方面,传统的人物画、山水画、花岛画盛行,文人墨戏画的梅、兰、竹及杂画等也相当兴旺。在艺术门户方面,呈现拔尖多以区域为中心、或以风格相区别的绘画派系。在师承方面,首要有师承南宋院体风格的宫殿绘画和浙派,以及开展文人画传统的吴门派和松江派、苏松派等两大派系。在画法方面,水墨山水和适意花鸟勃兴,成果明显,人物画也呈现了变形人物、墨骨敷彩肖像等共同的新相貌。别的,民间绘画,特别是版画,至明末呈现繁盛局势。

  前期绘画 从洪武(1368~1398)至弘治(1488~1505)年间。明代宫殿绘画与浙派盛行于画坛,构成了 以承继和发扬南宋院体画风为主的时代风气。

  明代宫殿绘画秉承宋制,但未设专门的画院组织。朝廷征召的许多画家,皆隶归于内府办理,多授以锦衣卫武职。画史称他们为画院画家,实际上是宫殿画家。
洪武和永乐(1403~1424)两朝属初创时期,组织未臻完备,风格也多沿续元代旧貌。至宣德(1426~1435)、成化(1465~1487)、弘治(1488~1505)年间浙江与福建两地 承继南宋院体画风的画家,陆续应召入宫,遂使明代院画一时呈现出取法南宋院体画的相貌,宫殿绘画发明达到鼎盛时期。正德(1506~1521)今后,吴门派兴起,逐步取而代之。明代宫殿绘画以山水、花鸟画为盛,人物画选材比较狭隘,以描绘帝后的肖像和行乐日子、皇室的文治武功、君王的礼贤下士为主。如商喜《明宣宗行乐图》、谢环《杏园雅集图》、倪端《聘庞图》、刘俊 《雪夜访普图》等都是其例。山水画首要宗法南宋马远、夏圭,也兼学郭熙,闻名画家有李在、王谔、朱端等人。李在仿郭熙几乎可以乱真,王谔被称为“明代马远”。花鸟画呈现多种相貌,代表画家有拿手适意重彩的边景 昭,秉承南宋院体传统,妍丽典雅而又赋有生意。孙隆从北宋徐崇嗣脱胎而出,专攻没骨法。林良以水墨适意花鸟著称,翰墨简练豪放,造型准确生动。吕纪工写结合,花鸟精丽,水石粗健,自成一派。明代宫殿绘画虽 未取得像宋代院画那样划时代的成果,但在某些方面也有新的开辟。

  浙派以戴进和吴伟为代表,活动于宣德至正德年间。因创始人戴进为浙江人,故有浙派之称。继起者吴伟为湖北江夏(今武汉)人,画史亦称他为江夏派,实属浙派支流。戴、吴二人都曾进过宫殿,画风亦源自南宋院体,故浙派与宫殿院画有密切的联系。戴进、吴伟作为职业画家,画艺精深,技法全面,山水、人物都很拿手,山水画成果尤为突出。但二人风格又有所区别,戴进变南宋的浑厚沉郁,而为健拔劲锐之体,但仍不失谨严精微;吴伟以简括豪放、气势磅礴见胜。论者谓他“源出于文进(戴进),笔法更逸,重峦叠嶂,非其所长,片石一树,粗简者,在文进之上。”戴进、吴伟前后踵接,影响了一大批院内外画家。追随者有张路、蒋嵩、汪肇、李著、张乾等人。张路的山水画水墨淋漓,人物画则以挺秀、洒脱见长。蒋嵩善用焦墨,笔法简率。汪肇著作多动乱之势。李著学吴伟笔法,遂成江夏一派。浙派至后期,一味寻求粗简草率,积习成弊,正德后遂见陵夷。明代后期蓝瑛,有人称之为“浙派殿军”,从师承、画风看,实与浙派无涉。

  明代前期,江南区域还有一批承继元代水墨画传统的文人画家,如徐贲、王绂、刘珏、杜琼、姚绶等人。徐贲山水承董源、巨然,笔法苍劲秀润。王绂喜用披麻兼折带皴作山水,繁复似王蒙,墨竹挺秀洒脱,被称为 明代“开山手”。刘珏山水取景幽静,翰墨浓郁,近王蒙、吴镇。杜琼善水墨浅绛山水,多用干笔皴染。姚绶首要师法吴镇、王蒙,风格苍厚。他们的画风可谓吴门派先驱。

  还有一些画家,虽未归宗立派,亦各有建树。如初宗马远、夏圭,后师法天然,以画《华山图》闻名的王履;被称为院派,给唐寅、仇英以较大影响的周臣;拿手水墨适意人物和山水的郭诩、史忠;以白描人物著称的杜堇等人。

  中期绘画  约自正德(1506~1522)前后至万历(1573~1620)年间姑苏区域兴起以沈周、 文徵明为代表的吴门派,首要承继宋元文人画的传统,波澜日壮,成为画坛干流。

  明代中期,作为纺织业中心的姑苏,跟着工商业的开展,逐步成为江南富庶的大都市。经济的兴旺促进了 文明的繁荣,一时人文荟萃,名家辈出,文人名士常常雅集宴饮,诗文唱和,很多优游山林的文人士大夫也以画自娱,相互推重。他们承继和开展了崇尚翰墨意趣和“士气”、“逸格”的元人绘画传统,其间以沈周、文 徵明、唐寅、仇英最负盛名,画史称为吴门四家。他们创始的画派,被称为吴门派或吴派。

  沈周和文徵明,是吴门派画风的首要代表。他们两人都淡于仕进,归于诗、书、画三绝的当地名士。他们都首要承继宋元文人画传统,兼能几种画科,但首要以山水画见长,著作多描写江南风景和文人日子,抒写宁静幽雅的情怀,注重笔情墨趣,考究诗书画的有机结合。两人根由、画趣相近,但也各有拿手和特色。沈周的山 水以粗笔的水墨和浅绛画法为主,恬静平缓中具苍润雄壮气概,花卉木石亦以水墨适意画法见长,其著作首要是以气势胜。文徵明以细笔山水居多,善用青绿重色,风格细致秀雅,更多抒情意趣,兰竹也洒脱清润。唐寅和 仇英有别于沈周、文徵明,代表了吴门派中别的的类型。唐寅由文人变为以卖画为生的职业画家,仇英为职业画家,在发明上则受文人画的必定影响,技法全面,功力精深,体裁和趣味较习惯城市民众的要求。他们两人同师周臣,画法根因为李唐、刘松年,又兼受沈周、文徵明和北宋、元人的影响,描绘物象精细真实,也重视意境的发明和翰墨的蕴藉,具有老少皆宜的艺术效果。唐寅的山水画多为水墨,有两种路数:①以李唐、刘松年为宗,风格雄峻刚健;②为细笔画,风格圆润雅秀。人物画则时工时写,适意重彩仕女承唐宋传统,细劲秀丽,水墨淡彩人物学周臣,简劲放逸。仇英从描摹前人名迹处得益,精谨清雅,拿手上色,以青绿山水和适意人物著称。

  吴门四家出色的艺术成果,在其时发生巨大的影响,从学者甚众。宗法沈周的有王纶、陈焕、陈铎、杜冀龙、谢时臣等人,王纶为沈周的入室弟子,陈焕较为粗重苍 老,杜冀龙稍变沈周之法,谢时臣以气势纵横、境地雄伟见胜。追随文徵明的不下二、三十人,闻名的有文嘉、文伯仁、陆治、钱□、陈淳、陆师道、周天球等。文嘉山水疏简,文伯仁细致,陆治劲峭,钱□粗重,陈淳放笔适意,陆师道细笔勾染,周天球兼善兰石,诸家各具特色。吴门派诸家中陆治、陈淳、周之冕在花鸟画领域中尤有新创。陆治是文徵明的学生,花鸟画兼取徐熙、黄筌两派之长,创文人画的适意花鸟新格,翰墨细秀,设 色淡雅,有妍丽派之称。陈淳亦出文徵明门下,花鸟画受沈周影响,承继水墨适意技法,在造型的简练、翰墨的放逸、情致的跌宕等方面有所开展,开启了徐渭的大适意画派,与徐渭并称。周之冕受吴门派影响,融汇陆治、陈淳两家之长,另创一兼工带写的小适意画法,被称为勾花点叶体。吴门派开展到明末,因循守旧,徒仿描摹,其位置被另辟蹊径、重倡文人画的董其昌及其门户所替代。

  后期绘画 约自万历至崇祯(1628~1644)年间绘画领域呈现新的起色。徐渭进一步完善了花鸟画的大适意画法。陈洪绶、崔子忠、丁云鹏等创始了变形人物画法。 以董其昌为代表的画家在文人山水画方面另辟蹊径,构成了许多支派。

  徐渭是继陈淳今后,从根本上完结水墨适意花鸟画变革的一代大家,其画风有力地推进了后世适意花鸟画 的开展,画史称为青藤画派。他的花鸟,吸取了宋元及沈周、林良、陈淳等水墨花鸟的利益,又有严重改造。在体裁方面,他大胆打破客观物象形质的局限,赋予物象以强烈的个人情感,著作或缘物抒情,或借题发挥,一反吴门派文人画恬适闲雅的意趣,而直抒激荡不平的心情,发生撼人心弦的艺术感染力。在艺术形式上,他拿手泼墨法,以狂草般的笔法尽情挥洒,不拘成法,形象脱略形似,寻求气韵,墨色滋润淋漓,豪放流动,充分 发挥了生宣纸的晕渗效果。这种随意点染的画法,气势磅礴,纵横睥睨,恰当地表达了画家炽热激愤的情怀。徐渭的画风,对清代的朱耷、石涛、扬州八怪、海派乃至现代的齐白石等都发生了深远影响。

  明代中后期的人物画,承浙派者流于粗陋简率,效唐寅、仇英者日趋软弱靡丽。陈洪绶异军突起,一扫弊习。他糅合传统艺术和民间版画之长,在浙、吴两派之外,别树一帜。赋予所取体裁以必定寓意,表达了作者鲜明的爱憎。人物形象夸张甚至变形,气势伟岸,格调高古,线条刚柔相济,赋有装饰性和金石味;设色浓重,以俗为雅,他的画风对后世影响深远。其子陈宇、弟子严湛、魏湘等直承其法,清代王树□、华□、罗聘等都消融他的画法,清末“四任”(任熊、任颐、任薰、任预)更进一步开展了他的传统。此外,陈洪绶也涉猎木刻插图,造诣尤高,对版画艺术的开展起了必定的推动作用。崔子忠拿手白描人物,与陈洪绶并称“南陈北崔”。丁云鹏善画道释人物,两人的画风虽与陈洪绶不同,但相同都反映了明末清初书画艺术上的一股“宁拙勿巧、宁丑勿媚”的时代风气。

  明代肖像画在人物画中较为兴旺,民间画工中尤多写真能手,至明代后期更有开展,曾鲸为其间富于创新精力的代表画家。他的肖像画重墨骨,即在用淡线勾出概括五官后和以淡墨烘托出明暗凹凸后,再以色彩烘染数十层,必穷匠心而后止。这种画法较富立体感,可能已受到其时新传入的西洋画法的必定影响。学者甚众,遂构成波臣派,影响直至清代。明代后期山水画,继吴门派而起的代表画家是董其昌。他的艺术与吴门派有密切联系,为矫正吴门派末流 之弊,他重倡文人画,着重摹古,注重翰墨,寻求“士气”,并提出了南北宗论。因为他官至礼部尚书的显赫位置和在画坛上的威望,遂成为画坛盟主,他所创建的松江派遂替代了吴门派的控制位置。他提出的绘画理论,特别是南北宗论,对明末清初的绘画发生了严重影响,一时之间苏松区域构成了许多山水画支派。这些画派在观点、主旨、方法、意趣等方面,与董其昌基本一致,所不同的只是在模仿某家和翰墨运用上各有侧重。较闻名的画家有莫是龙,与他共创南北宗论,陈继儒与他为至交,赵左亦常为其代笔,他们都是松江派主将;顾正谊创华亭派,董其昌早年曾受其启导,宋旭亦属华亭派巨子,沈士充受业于宋懋晋,兼师赵左,也为董其昌代笔, 世称云间派。别的,受吴门派影响的晚期画家还有程嘉燧、李流芳、卞文瑜、邵弥、杨文□等人。程嘉燧的山水枯简疏放,李流芳爽朗清秀,卞文瑜细秀,邵弥简逸,杨文□兼具枯笔、秀润两种风貌。

  除苏松区域外,晚明时期还呈现了不少区域性的山水画派。如浙江钱塘的蓝瑛创武林派,安徽芜湖的萧云从创姑熟派,浙江嘉兴的项元汴、项圣谟创嘉兴派,江苏武进邹子麟、恽向创武进派等,这些派系大多影响不大。明末清初,尽管构成名目繁多,联系复杂的山水画派系,但大多受吴门派和董其昌影响,统归于文人画的系统。

  明代文人墨戏画也很兴旺。专门以墨竹闻名的有宋克、王绂、夏、鲁得之,以墨梅闻名的有孙以吉、陈宪章,以墨兰闻名的有周天球等。其间夏的墨竹,被其时称为第一。

  民间绘画 跟着商品经济的兴旺和资本主义萌芽的呈现,明代的民间绘画比较活泼,特别是木刻版画有较大开展。发明者首要是民间画工,但也有一些文人士大夫画家参加活动,如从事木刻的陈洪绶、萧云从等人,曾为习惯版画的需要,而发明了不少画稿。民间发明的卷轴画,首要内容有风俗画、历史故事、神像画、水陆画及肖像画等,许多不知名的民间画工所制作的肖像画,一直流传了下来。明代岩画发明不如前代兴旺,存世的首要是寺观岩画。较闻名的有北京的法海寺岩画、山西新绛县稷益庙岩画等。法海寺创建于元代,明代重建,正殿北壁《帝释梵天图》为明代岩画中的精工之作。稷益庙初建于宋代,元代时重修,正殿东、西、南三壁均绘有明代岩画,体裁内容以古代神话传说和社会日子为主,在寺庙岩画中是少见的。其他还有山西稷山青龙寺岩画、河北石家庄毗卢寺岩画,明代流行的水陆画,现存者亦多。云南丽江纳西族自治县的岩画,富地方特色,也有必定的代表性。木刻年画至明代逐步遍及,到明末已初步构成姑苏桃花坞、天津杨柳青南北两大发明基地,为清代年画的繁兴发明了条件。 明代版画,在中国古代版画史上可谓鼎盛时期。戏剧、传奇、小说等文学著作插图的成果最突出,不只内容丰厚,并且形式多样。许多著作如小说《忠义水浒全传》插图、戏剧《望江亭》插图等,歌颂英雄豪杰和自由婚姻,传达公民的理想和希望,特性鲜明,情感细腻,构图灵活,均具有较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陈洪绶的木刻《九歌》、《水浒叶子》、《博古叶子》、《西厢记》等,对版画的开展特别发生深远影响。画谱的成果也很辉煌,胡正言完结的《十竹斋画谱》和《十竹斋笺谱》以及《萝轩变古笺》等,发明了水印、五颜六色套印的新技术,为中国雕版印刷术的开展作出了出色贡献。

  绘画著述 明代的画论著述比前代丰厚,不只画史、画论很多,还呈现丛书辑录,题跋、笔记也多成为专集。归于史传类的,有韩昂《图绘宝鉴续编》、朱谋□《画史会要》、姜绍书《无声诗史》等。归于论说类的,有王世贞《艺苑卮言》、董其昌《画旨》、《画眼》、《画禅室随笔》、莫是龙《画说》、屠隆《画笺》、唐志契《绘事微言》、顾凝远《画引》等。归于评论类的,有李开先的《中麓画品》、王□登的《吴郡丹青志》等。归于绘画丛辑的则有王世贞《画苑》、詹景凤《画苑补益》等。归于著录类的,有都穆《寓意编》、张丑《清河书画舫》、汪□玉《珊瑚网》、郁逢庆《郁氏书画题跋记》等。别的,还有王履、沈周、文徵明、唐寅、李日华、陈洪绶等人的诗文、题跋、笔记中有关画论的部分,其间颇多精辟的见地。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