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点击播放
主页 > 小品相声新闻 > 蒙古族马头琴

蒙古族马头琴

发布时间:2021-06-10 09:16 作者:小品之家 阅读次数:

蒙古族马头琴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项目代码: Ⅱ
遗产认定批次:国家级非遗项目
地域: 中国内蒙古自治区
马头琴,因琴首雕有马头而得名,蒙古语叫它"潮尔",是蒙古族历史上较为悠久的一种弓弦乐器。马头琴从它产生那天起,就成为蒙古民族喜爱的乐器而广为流传。它伴随着蒙古民族走过了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已成为蒙古民族文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伴侣。

蒙古族马头琴

基本信息
中文名称
蒙古族马头琴

门类
乐器


原料
常见木质结构

代表性传承人内容来源于非遗大数据平台

布林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齐·宝力高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目录
1乐器简介
2传说
折叠编辑本段乐器简介
早期的马头琴主要担当史诗说唱及民歌的伴奏,一首民歌就是一支马头琴曲,人声起便可琴声合,尤其是同蒙 古民族的"乌尔图道"(即长调民歌)相结合,更具草原文化的韵味。随着社会的发展,马头琴进入了艺术的殿堂。

马头琴是蒙古族音乐文化的典型代表,无论是它的造型、制作材料,还是它的音质音色、音乐表现风格和演奏 方法,均体现着蒙古族的性格内涵。可以说,马头琴伴随着蒙古族从草原和历史的远处一路走来,其中承载了丰富 的历史文化信息。

马头琴不但在一些正式和隆重场合演奏,也出现在民间的婚典仪典和亲友聚会等日常活动中;既可为歌伴奏, 亦可独奏曲目。马头琴的传统曲目多从民歌中演化而来,可分为五类:1.原生民歌,如《朱色恋》、《八雅铃》; 2.英雄史诗曲牌,如《奔马调》、《打仗调》;3.马步调,即表现马形象的曲调;4.从民歌发展而来的琴曲,如《荷 银花》、《莫德烈》等;5.汉族古老曲调,如《普安咒》、《柳青娘》等。

折叠编辑本段传说
传说,马头琴最早是由察哈尔草原一个叫苏和的小牧童做成的。苏和是由奶奶抚养大的,婆孙俩靠着二十多只羊过日子。苏和每天出去放羊,早晚帮助奶奶做饭。十七岁的苏和已经长得完全像个大人了。他有着非凡的歌唱天才,邻近的牧民都很愿意听他歌唱。

一天,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越来越黑。可是苏和还没有回来。不但奶奶心里着急,连邻近的牧民们也都有点着慌了。就在人们十分焦急的时候,苏和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走进蒙古包来。人们一看,原来是匹刚出生的小马驹。苏和看着大伙惊异的眼光,对大家说:"在我回来的道上,碰上了这个小家伙,躺在地上直动弹。我一看没人收拾它,怕它到了黑夜被狼吃了,就把它抱回来啦。"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小白马在苏和的精心照管下长大了。它浑身雪白,又美丽又健壮,人见人爱,苏和更是爱得不得了。

一天夜里,苏和从睡梦中被急促的马嘶声惊醒。他想起小白马,便急忙爬起来出门一看,只见一只大灰狼被小白马挡在羊圈外面。苏和赶走了大灰狼,一看小白马浑身汗淋淋的,知道大灰狼一定来了很久了,多亏了小白马,替他保护了羊群。他轻轻地抚摸着小白马汗湿的身子对它说:"小白马呀!多亏你了。"

一年春天,草原上传来了消息说,王爷要在喇嘛庙举行赛马大会,因为王爷的女儿要选一个最好的骑手做她的丈夫,谁要得了头名,王爷就把女儿嫁给谁。苏和也听到了这个消息,邻近的朋友便鼓动他,让他领着小白马去参加比赛。于是,苏和牵着心爱的小白马出发了。

赛马开始了,许多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扬起了皮鞭,纵马狂奔。到终点的时候,苏和的小白马跑到最前面。王爷下令:"叫骑白马的上台来!"等苏和走上看台,王爷一看,跑第一名的原来是个穷牧民。他便改口不提招亲的事,无理地说:"我给你三个大元宝,把马给我留下,赶快回去吧!"

"我是来赛马的,不是来卖马的呀。"苏和一听王爷的话,顿时气恼起来。我能出卖小白马吗?他这样想着,不假思索地说出了那两句话。

"你一个穷牧民竟敢反抗王爷吗?来人哪,把这个贱骨头给我狠狠地打一顿。"不等王爷说完,打手们便动起手来。苏和被打得昏迷不醒,还被扔在看台底下。王爷夺去了小白马威风凛凛地回府去了。

苏和被亲友们救回家去,在奶奶细心照护下,休养了几天,身体渐渐恢复过来。一天晚上,苏和正要睡下,忽然听见门响。问了一声:"谁?"但没有人回答。门还是碰碰地直响。奶奶推门一看:"啊,原来是小白马!"这一声惊叫使苏和忙着跑了出来。他一看,果真是小白马回来了。它身上中了七八支利箭,跑得汗水直流。苏和咬紧牙,忍住内心的痛楚,拔掉了马身上的箭。血从伤口处像喷泉一样流出来。马因伤势过重,第二天便死去了。

原来,王爷因为自己得到了一匹好马,心里非常高兴,便选了吉日良辰,摆了酒席,邀请亲友举行庆贺。他想在人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好马,叫武士们把马牵过来,想表演一番。

王爷刚跨上马背,还没有坐稳,那白马猛地一踹,便把他一头摔了下来。白马用力摆脱了粗绳,冲过人群飞跑而去。王爷爬起来大喊大叫:"快捉住它,捉不住就射死它!"箭手们的箭像急雨一般飞向白马。白马虽然身上中了几箭,但还是跑回了家,死在它最亲爱的主人面前了。

白马的死,给苏和带来了更大的悲愤,他几夜不能入睡。一天夜里,苏和在梦里看见白马活了。他抚摸它,它也靠近他的身旁,同时轻轻地对他说:"主人,你若想让我永远不离开你,还能为你解除寂寞的话,那你就用我身上的筋骨做一只琴吧!"苏和醒来以后,就按照小白马的话,用它的骨头、筋、尾做成了一只琴。每当他拉起琴来,他就会想起对王爷的仇恨;每当他回忆起乘马疾驰时的兴奋心情,琴声就会变得更加美妙动听。从此,马头琴便成了草原上牧民的安慰,他们一听到这美妙的琴声,便会忘掉一天的疲劳,久久不愿离去。

濒危状态
内容来源于非遗大数据平台
以“反四度”定弦的“实音演奏法”为基础的当代马头琴演奏艺术,既是专业团体的主导取向,亦是专业院校马头琴专业教学的基本形式。虽然专业学派的产生发展,极大地推进了马头琴演奏艺术的普及和技术技巧的深化发展,但是,在总体上,传统民间诸流派的历史性成就——“丢掉的比继承的多”;而传统民间诸流派则处在自生自灭的状态。如果说,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传统民间诸派还有其代表人物及其弟子,那么,当今就很难找到它们的代表人物了。即使是这些流派的传承弟子有些还健在,他们也都改用当今流行的专业学派了。如果在漫长历史进程中一代一代、一滴一滴积淀下来的丰富多彩的民间诸流派的演奏法及其技术技巧系统和风格及曲目,被遗忘和丢失,那么这不仅是蒙古族音乐文化的巨大损失,而且也是中国音乐文化宝库乃至乐坛的巨大损失,同时,也是人类音乐文化文明的巨大损失。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