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点击播放
主页 > 小品相声新闻 > 常宝华的相声家族历史

常宝华的相声家族历史

发布时间:2021-11-18 10:57 作者:小品之家 阅读次数:

常宝华,(1930年12月-2018年9月7日),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中国共产党党员,国家一级演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51年拜相声大师马三立为师,历年来创作(包括合作)相声、小品、快板等形式一百七十多篇,全国各报刊发表五十余篇。授业徒弟包括:赵福玉、牛群、包长春等。退休后仍继续进行创作、撰文、著书、教学。曾参加相声、小品、话剧、电视剧等演出。


2018年9月7日,常宝华在北京去世,享年88岁。


家族历史:

 


1953年天津相声名家合影 后排左起:杜三宝、佚名、白全福、佚名、常宝霖 中排左起:常宝华,张庆森,朱相臣,侯宝林,常宝霆,苏文茂 前排左起:郭荣起,常连安,张寿臣,马三立

常连安先生是老一辈相声演员。他生于1899年,卒于1966年,原籍北京,满族正白旗人。他和长子常宝堃、次子常宝霖、三子常宝霆、四子常宝华、五子常宝庆、六子常宝丰及其孙常贵田(常宝堃之子)等都说相声,代有传人,人称“常氏相声世家”。


侯一尘、张寿臣、常连安

后排中间是佟大方,他是以评书门的名义拜师的,是“存”字辈。后左一可能是田立禾,他是学相声的,随张寿臣的徒弟、儿子,“立”字辈。照片上的字很难识别,依稀为:……(存远)佟(存正)田(立禾)?拜寿臣张老夫子门下受业举行拜师典礼暨来宾摄影 1953.5.4

 

常宝堃
常连安七岁丧父,八岁即迫于生计进了北京著名的富连成科班学戏,师从京剧艺术大师萧长华学老生;富连成科班分喜、连、富、盛、世、元、韵等班,名家迭出,如喜字班的侯喜瑞、连字班的马连良、富字班的谭富英、盛字班的裘盛戎等等。后来人们常用“科班出身”形容受过正规教育而非业余起家,其典故即出于此。常连安与中国京剧四大须生之首马连良同属连字班,连名字都是科班教师给起的,可惜到12岁后嗓子“倒仓”(青春期变声),只好放弃唱戏改学变戏法(魔术),到天桥一带“撂地”。

 

天桥艺人圈子有句行话:光说不练嘴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会练会说才是好耍家。常连安拜师学艺苦练经年,奔波于北京、天津、石家庄、张家口一带,又变戏法又说相声,逐渐在江湖上站稳脚跟。耍把戏这活儿一般属单练,偶尔有人暗中捧场,类似现在的托儿。在街头即兴式的表演,锻炼了常连安的艺术才能,他根据自身特点创新发展的单口相声,以其冷峻幽默、讽刺辛辣而名重一时,著名的段子如“黄半仙”、“山东斗法”、“山中奇兽”等,至今让-些老辈听者回味不已。


有了成就和名气,常连安就不满足于撂地了,便大胆创办了“启明茶社”,地址在今天的北京西单购物中心附近。常老这个卖茶献艺的茶社成了北京曲艺界的重要场所,吸引了当时许多名家,像张寿臣、刘宝瑞、赵倡(?霭)如、于俊波等登场献艺,观众也纷至沓来,影响也越来越大,逐渐走进剧场和广播电台。相声从街头撂地终于发展到室内剧场形式,经几代艺术家共同努力,这个质的飞跃中,常连安老先生功不可没。

从启明茶社到解放后担任天津市曲艺工作团团长,常连安几十年中培养了不少曲艺相声演员。1966年老先生临终遗嘱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要把新旧社会比一比,我们的第二代、第三代看一看,想一想,对社会应尽些什么责任?怎样才对得起党的培养……”

 

常宝华的大哥常宝堃
常宝华的大哥常宝堃(1922年5月5日-1951年4月23日),艺名“小蘑菇”,1931年拜张寿臣为师学习相声,后与赵佩茹合作,在京津一带演出。

“小蘑菇”常宝堃,艺名小蘑菇,三十年代即大红大紫,四十年代常宝堃、侯宝林鼎盛齐名,成为相声史上两大名家。可惜英年早逝。只活了29岁。常宝堃一出生即随着父亲走南闯北,从吃奶就听他爹常连安说相声,4岁便上街“撂地”卖艺,做父亲的小搭档,奶声奶气地向人叫场、收钱,5岁开始与老先生搭档说相声。那时候这么小的孩子说相声还是头一回,再加上他表演才能极佳,很快就名声鹊起,人们有不知道常连安的,却没有不知道“小蘑菇”常宝堃的。

抗日战争期间常宝堃在天津与陈亚南等组织“兄弟剧团”任团长。因编演相声《牙粉袋》、《过桥票》等而遭日伪政府迫害。

老天津人还记得这么一档子事。1930年春节,小蘑菇和父亲在广播电台里给听众说相声,结束时,8岁的他灵机一动来了个“现挂”(相声行话,根据现场情况即兴编词表演):大叔大爷我给大家拜年了,在这拜年您也不用给压岁钱了,要给您就送到我家去,我家住在某某大街某某胡同。本来他是开个玩笑抖个小包袱,可那些爱听相声的老大爷老奶奶真有上门送压岁钱的。

9岁时,父亲让常宝堃拜相声界德高望重的张寿臣为师,16岁时,又给他找了另一位著名童星小龄童赵佩茹作搭档,艺业大进。18岁时,小蘑菇就自当团长,组织了兄弟剧团,火爆一时。日本鬼子侵占天津后,一边压榨中国人,一边搞假繁荣,物价飞涨反说物美价廉。小蘑菇和弟弟常宝霖编了个小段《牙粉袋》,说日本人来了以后,东西真比过去便宜了,以前10块钱买一袋面粉,现在只要8块钱了--就是袋儿小点,不是洋面袋,是牙粉袋儿!

“牙粉袋”很快流传一时,成了讽刺日本人的典故,小蘑菇为此被捕关了一阵子。后来日本人搞强化治安,强行收缴各户的钢铁。他在说传统相声“口吐莲花”时,又加了一段“现挂”:我拿你的脑袋当锣敲。乙说:“你的锣呢?常宝堃大叫:叫强化治安给拿走啦。为此他又被抓走关了起来。您想想,在当时那种残酷环境下,敢这么变着法儿骂日本人的可真不多,民众敬重他为爱国艺人。

解放后,常宝堃作为社会知名人士参加了新中国1949年第-届文代会。他和侯宝林等著名相声艺术家以极大的热情,最早对传统相声进行改革创新,淘汰了旧相声中某些庸俗低下、宣传迷信的糟粕,提高了相声的艺术格调和文化晶位。他编演的《新灯谜》、《新酒令》、《新旧婚姻》等段子广为流传,他的台风潇洒大方,笑料厚实味醇,既生动幽默又含蓄深远,把人逗得笑破肚皮自己却一点不笑。他的艺术风格对当时刚起步的新相声起到了典范作用,影响很大。

朝鲜战争爆发后,1951年4月,中央政府组织赴朝慰问团,廖承志任团长,郭沫若、梅兰芳等北京文化界著名人士参加,本来没邀请天津演艺界。

常宝堃听到消息后,一再主动要求到前线去,终获批准率一个演出服务队加盟慰问团。朝鲜战场战火连天,环境艰苦又危险,行军和演出时经常遇敌机轰炸。有一次正说着相声时敌机又采轰炸,小蘑菇临危不惊,还加了个“现挂”:美国佬这个运输大队长还真不错,抗战送救济,内战送飞机,今儿我们演出还给挂个天灯(照明弹)。全场哄堂大笑,紧张情绪为之一松。

常宝堃慰问志愿军战士

常香玉慰问志愿军战士

梅兰芳慰问志愿军战士
4月23日在平壤附近的小村庄,常宝堃和搭档赵佩茹正利用休息时间编段子,美军飞机突然偷袭轰炸扫射。赵佩茹身负重伤倒地,一颗子弹从常宝堃太阳穴穿过,他当即牺牲,年仅29岁。在天津市的公祭大会上,几十万人上街祭送小蘑菇灵柩,廖承志专程赴津参加葬礼。后来,中央人民政府又在北京中山公园为常宝堃、程树棠、登高英雄杨连弟等5人召开追悼大会,刘少奇、宋庆龄、郭沫若等领导人出席。

小蘑菇”常宝堃因为英年早逝,现在熟悉他的人不多了。可在相声艺术发展史上,他和侯宝林、马三立一样,都属于承前启后、开一代新风的大师级人物。


常氏相声的创始人常连安(右)指导常氏相声传人。在中国相声发展史上,常氏相声占有重要位置。常宝堃、常宝霖、常宝霆、常宝华、常贵田等耳熟能详的相声演员,都是常氏相声的传人。


常宝华二哥常宝霖,艺名“二蘑菇”。1924年出生。自幼随父常连安、兄常宝堃学艺。八岁时拜候一尘为师,专攻相声。多在北京、天津等地演出,在相声表演方面继承了“常派”相声艺术特色,擅长贯口,底气充足,口齿伶俐,其特点为不温不火,恰到好处,具有深厚的基本功。保留节目有《抡弦子》、《大相面》、《打面缸》、《报菜名》、《地理图》、《大上寿》、《对对子》、《摔孩子》等八十多个段子。

 


常宝华的三哥常宝霆(1929年-2015年1月4日),相声名家,艺名三蘑菇。中国近、现代相声界“常氏相声”的嫡系传人。他的父亲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常连安,兄长则是素有“小蘑菇”之称的现代相声大师常宝堃。自幼随父常连安学艺,9岁登台,11岁便在启明茶社“相声大会”演出。12岁拜郭荣启(郭荣起)为师。建国初期,参加天津市曲艺工作团。现为天津市曲艺团演员。常宝霆14岁正式与白全福结为搭档,两人共同合作40余年。在长期的合作中形成 了严谨、机趣、炽热、绘声绘形的艺术风格。创作和表演的主要节目有:《不同风格》、《听广播》、《养猪迷》、《向他学习》、《水车问题》、《挖宝》、《一枝新花》、《笑灾乐祸》、《诸葛亮遇险》、《爱什么》、《身后大事》、《道德法庭》等。 2015年1月4日20:10分,在天津逝世,享年85岁。

 


1979年,常宝霆、白全福
常宝霆、常宝华在常家相声更为突出。

相声界有句老话:不占一帅就占一怪,不占一怪就占一卖,三样都不占,就诙卷铺盖。有的人长得没特点,缺乏“傻人见喜”的幽默像,可在台上有技巧卖力气,也能赢得好评;有的有人长得怪,奇人异椽,如马三立老先生,一上台就出彩;有的人长得帅,台上活儿也透着帅劲,自然人见人爱。常连安的三子常宝霆可算是占帅字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打小喜欢说相声,和大哥小蘑菇在一起受了很多薰陶。他长得精神,台上干净利落脆,口齿犀利,又特别擅长“柳活儿”(相声行话,说学逗唱中唱的功夫),表演上最大的特点是“火爆”,特能扇起观众的热情,所以从五十年代即名噪京津,大红大紫。后来他又推出一批相声新作如《挖宝》、《学广播》,都曾风摩全国。

 

常宝霆的搭档白全福,也是常老先生培养出来的著名演员,他和宝霆打小一捧一逗,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配合默契相得益彰,合作了近五十年,堪称中国相声界合作时间最长的黄金搭档。白全福晚年耳朵聋了,平时带着助听器别人大声嚷他都听不清,上台演出总不能带着助听器大声叫呀,可他俩照样登台演出,照样你来我往妙语生花,观众压根儿想不到捧哏的是聋子,因为他俩实在是太熟悉太默契了。

1981年1月,在华北戏院举办的《天津曲艺团曲艺名家专场》演出后,苏文茂(右一)与李万春(右三)、常宝霆(左一)、何佩森(左二)等名家在一起交流艺术。

常宝霆一张嘴,白全福就知道他说什么;白老万一搭错了话,宝霆就能用“现挂”给折回来,严丝合缝不露破绽。没有几十年的功夫,能到这份儿上吗?

 


常宝华,1953年参军到海政歌舞团,是全国首届评选的十大笑星之一,技艺精湛人所共睹,然而他的显著特点是在相声新作品创作上独树一帜。传统相声一直以讽刺幽默为主,早在五十年代,艺术界就提出相声能否克服单一讽刺的局限,注入歌颂赞美新人新事的新鲜内容。作为首批向这个新课题冲击的艺术家,常宝华大胆探索勇于实践,尤其是他和赵忠、钟艺兵合作的新相声《昨天》,以新旧社会的鲜明对比,构想奇特,妙趣横生,既保持了相声幽默逗笑的特点,又热情讴歌厂新生活。这个段子一炮打红,传遍全国,和马季的新相声《找舅舅》等成为解放后拓宽相声艺术的内涵和表现形式的经典作品。

 


前排左起:王世臣、孙少林、王长友后排左起:李金斗、李鑫荃、赵振铎、史文惠、王文林摄于1978年

 

打倒“4RB”后,常宝华与侄子常贵田创作并合说的《帽子工厂》,更是轰动一时,妇孺皆知。这个段子和姜昆等人的《如此照像》等成为新时期相声直接介入重大社会生活的代表作品。几十年来,常宝华不仅以杰出的舞台表演,更以他的一百四十多部相声作品奠定了自己的艺术地位。

 

 

常宝华的五弟常宝庆,,擅长捧哏,快板方面也很有造诣,原福州军区文工团相声演员,退休后于天津和谐相声队演出,现为天津名流茶馆艺术团主要演员。

 

常宝华的六弟常宝丰从小受父亲常连安启蒙,1958年后历经郭荣起、张寿臣、张庆森、赵佩茹等先生的亲自传授,1985年拜马三立为师。1951年他随父来津,在其父的教导下,掌握了相声的基础知识,并学会相声《报菜名》、《打灯谜》等。


9岁时便进天津电视台录制节目。1958年考入天津市曲艺团少年训练队,在郭荣起、张寿臣、张庆森、赵佩茹等先生的亲自传授下,演出了《绕口令》、《八扇屏》、《卖布头》等二十余段传统相声。1961年曾参加了常氏相声专场演出。1963年随文化部慰问团赴云南、贵州等边防部队演出。1964年参军到广州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并创作了相声《传捷报》、《三战三捷》。1968年转业到天津纺织机械厂,与朱庆余合作,创作了相声《学徒》等。1979年调入天津市曲艺团。1985年拜马三立为师,艺术更臻成熟,多次在全国相声大赛中获奖。

常宝华艺术之路


演艺经历

1942年曾拍摄《锦绣歌城》(时装喜剧片主角)、《花田八错》(古装戏曲片演配角)两部影片。

常宝华与贾云哲

常宝华与贾云哲

1949年参加相声改进小组整理编写相声《字象》为处女作。

1950年参加北城游艺社演出相声,同时演出文明戏(目表戏)《锯碗丁》、《春阿氏》、京剧《打面缸》、《红鸾喜》、《挑帘裁衣》等剧目。

1951年参加天津市曲艺工作团演出相声,同时演出曲剧《新事新办》、《工人新村》、《罗汉钱》等剧目。

参加全国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曲剧《新事新办》获集体三等奖。

1951年获天津市文艺工会二等劳动模范小组(任组长)三等劳动模范称号,获北戴河休养半月奖励。

1953年参加抗美援朝赴朝鲜慰问演出,回国后,参加海政文工团演员兼创作。

1955年获海军直属机关先进工作者称号。

1958年合作并演出相声《水兵破迷信》,参加全同第一届曲艺汇演获创作和表演优秀奖。

作家赵树理为此作品论著《我爱相声“水兵破迷信”》。(赵树理曲艺文集)

1959年合作并演出相声《昨天》参加全军第二届文艺汇演获创作和表演优秀奖。

作家老舍先生为此作品论著《谈相声“昨天”》。(老舍曲艺文集)

相声《昨天》曾为国家领导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演出过,周恩来总理曾对《昨天》提出修改建议。

我国改革开放二十年间,曾到美国、俄罗斯、波兰、奥地利、瑞士、朝鲜、新加坡和香港地区进行文化交流参观访问。

1951年拜相声老一辈马三立先生为师。授业徒弟有:赵福玉、牛群、包长春(北京)、杨鲁平(南京)、杨子春(广州)、冯翊纲(台湾)。


荣誉记录

1961年创作和演出成绩显著荣立三等功。

1962年赴西藏演出达几个月并创作《学藏话》、《兵站之家》等作品,创作和演出成绩显著荣立二等功。

1964年创作并演出相声《说洋》参加全军第二届文艺汇演获创作和优秀表演奖。

1977年合作并演出《帽子工厂》、《狗头军师张》参加全军第四届文艺汇演获创作和优秀表演奖。

1978年创作相声《四人帮办报》、《解剖》、《两张照片》《非砸不可》分别在全国、全军评选中获奖。

1980年全国曲艺短篇作品评选,相声《帽子工厂》获一等奖,部队荣立二等功。

1983年在长春市评选全国十大笑星,被评为十大笑星之一。

1992年创作相声小品《追溯》参加中国建设杯相声新作名家邀请赛特别荣誉奖。

1994年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办中国曲艺荟萃获伯乐奖。

1995年参加第二届中国曲艺节演出《追溯》获牡丹奖。


个人生活

常宝华夫人傅天真,两人共育有五个子女。孙女常思,现为国家花样游泳队队员。在上海世界游泳锦标赛上与队友配合夺得两枚银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常思作为中国花游队的“重要棋子”,以97.000分的成绩排名第二,仅落后排名第一的俄罗斯队1.100分,获得银牌。

长孙常远,开心麻花签约演员,常宝华长孙。曾在1988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与爷爷常宝华表演相声《对话趣谈》。在2012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与王宁、蔡明表演小品《天网恢恢》,初获好评。在2013年蛇年央视春晚,与王宁、艾伦表演小品《大城小事》,饰演一位服装设计师,表演幽默突出,被广大观众所熟识。


常宝华徒弟有牛群、赵福玉、包春、杨鲁平、杨子春、冯翊纲、宋少卿、侯耀华。

读书是心愿

读书对常宝华来说只是个奢侈的念头。常宝华出生在天津一个贫苦的家庭里,母亲身体不好,没有奶水,家里也买不起奶粉,就把糨糊放在火上加热之后搁点糖,用手指抹一点往常宝华嘴里送,这样一吃就吃了两年。家庭生活如此贫困,上学读书自然是不可能的事。

当时常宝华家对门的邻居比较富裕,那家的孩子比常宝华大一两岁,每天背着书包去上学,一脸书生气,看得常宝华甚是羡慕。“那个小孩有时候跟我一块玩,还教我下象棋。有一次他把书包打开,让我看他的课本和文具。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的铅笔盒,看到他把铅笔放进卷笔刀,两三下就削好了,觉得特别神奇。”就连那个孩子写的字也给当时不识字的常宝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学习”就成了常宝华最大的心愿。

由于大哥从小就跟着父亲说相声,出去演出,家里的状况渐渐好转,并逐渐有了些富余。有一天,大哥问六七岁的常宝华想学些什么,常宝华说想上学,于是大哥就通过自己的好朋友把常宝华介绍到天津的一个私立小学。当时的学校无非教一些语文、数学、体育之类的课程,很单调,但是常宝华却很感兴趣,就连写的大字也比其他同学好,不但被老师当作范本,还常常帮助老师给其他同学打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常宝华爱上了学习,对纸笔也珍惜得很。直到现在,他对钱看得不重,对纸却十分吝啬。


知识的来源

八岁不到,在北京开茶社的父亲来了一封信让常宝华去北京学相声,就这样常宝华结束了短短八个月却也是一生中惟一的一段学校生活。

对相声,常宝华并不陌生,大哥在天津说相声,两三岁时常宝华就被带到剧场,当时叫杂耍园子,看那些小演员练功吊嗓子,很多名家的段子他都听过。当时说相声的艺人地位比较低下,经常受到欺侮,老爷太太们躺在榻上抽大烟,演员们就得对着榻前的竹帘子表演,甚至要给太监磕头讨红包。“当时还不懂‘人格’这两个字,但是心里就是不舒服,渐渐悟出来一个道理,同样是人,为什么人和人之间这么不平等?这个行业我不应该干,还是应该读书。”

可是,现实却让常宝华无可奈何。“有一次家里老人过生日,让我磕头,我不同意。父亲问我为什么,我说既然家里的姐姐妹妹都能去上学,为什么我不能去。父亲当时就打了我一个耳光。他说,家里这么多人都要生活,你不干活你不挣钱,难道让你的姐姐妹妹去挣钱?”听了父亲的话,常宝华无话可说,却仍然没有放弃学习的念头。

由于上学上得少,常宝华看不了大部头的小说,就迷上了小人书,自己买的,跟别人借的,还有从书摊上租的,小人书成了那时候常宝华最重要的知识来源。“看小人书不但能认识字,还能从中学到很多知识,历史知识、文学知识都有。”对小人书的痴迷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在结婚后,常宝华还因为看得太入迷而跟妻子发生争执。

“大学问”


相声涉及的面很广,天文、地理、历史、文学不一而足,这让常宝华受益匪浅,但是“上学”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愿望,甚至“爱屋及乌”。“在茶社演出十年,我的观众层次很广,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大学生。有时候跟观众聊天,一听说人家是大学生,就羡慕得不得了,觉得他们能到最高学府学习很厉害很神圣,还要跟人家握手照相。本来人家是我的粉丝,结果我成了人家的粉丝。”

解放后,常宝华看书更多了,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标准——学的东西必须能学以致用,跟相声不沾边的绝对不看,和艺术相关的全都看。“不管是国内的国外的,比如易卜生的独幕剧、莫里哀的独幕剧,这些都灌输给我很多道理,给我很多启发。”从学习中常宝华悟出很多道理,而最深刻的还是让他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一个人没有文化就和普通的小动物没有区别。技好学,艺也不难掌握,但是我们的修养、素质不是学来的,是养成的。怎么养成呢?不学文化不行。”

不懈地看书学习让常宝华尝到了甜头。“我们家兄弟四个,常家人都管我叫秀才、大学问,这多亏了我一直在学习,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而一次去美国签证的经历更让他记忆犹新。“签证官是个美国小姐,她问我是什么文化程度,我说我是文盲。她不懂文盲是什么意思,就问同事,知道后她诧异地问我去美国干什么,我当即回答去给你们美国教授讲课,她听了一吐舌头。”

年纪大了成“杂家”


随着年纪的增大,常宝华看的书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杂,从相声到戏曲到人物传记甚至经书、心理学著作一字排开,《土语词典》、《中国人名大辞典》等等少见的书在他的书架上都有各自的位置。“我喜欢买书还喜欢送书,可是现在送得少了,好多书我自己都找不到了。像这本《常氏相声选》就是我们家自己出的,里面收了我的十几个段子,市面上根本没有。还有贵田写的书,一共就出了一千本。”

常宝华说他创作相声靠的是积累,但是更重要的是通过间接生活,比如书报杂志。“我以前订七种报纸,还不包括赠阅,现在已经减少为四种,每天都会浏览。”《比童年》这个段子就来源于他从报纸上看到的一篇小学生作文。“有篇小文章叫《我和爸爸比童年》,是一个三年级的小孩子写的,把自己和爸爸的童年做比较,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后来我把时间跨度拉大,变成我和爷爷比童年,以小见大反映时代变迁。”

常宝华爱看书也爱写字,日记记了几十年,还坚持写工作日志。他说手不太方便了,但是如果写书就写相声工具书,“相声的传承不能总是靠口传心授,”得有系统的知识。在常宝华的想象中,将来的相声演员首先是思想家,而后才是艺术家,最好还是哲学家、心理学家、演说家,“不光会演,还要会讲”。


主要作品

历年来创作(包括合作)相声、小品、快板等形式一百七十多篇,全国各报刊发表五十余篇。相声《昨天》英文版在国外发表。相声《帽子工厂》、小品《语言医生》在‘香港大公报”发表,合著《常氏相声选》。


授课

历年来多次参加评委工作。多次举办相声培训班,曾去过北京大学、北方曲艺学校授课。培训军内外大批专业和业余演员与作者。

话剧

退休后仍继续进行创作、撰文著书、教学。曾参加相声、小品、话剧、电视剧等演出。

参演电影

2012年参演电影《搜索》,导演陈凯歌,合作演员:高圆圆、王学圻、赵又廷、姚晨。


活动年表

2005年8月6日,农历乙酉年七月初二日:图书《相声文集》出版 2005年10月7日,农历乙酉年九月初五日:纪念郭启儒诞辰105周年相声名家专场晚会第三场


2006年2月23日,农历丙戌年正月廿六日,14时:北京曲艺演员联手倡议抵制“三俗”

2006年8月10日,农历丙戌年七月十七日:第四届中国曲艺牡丹奖揭晓

2006年10月30日,农历丙戌年九月初九日:德云社十周年专场演出第二场

2006年12月22日,农历丙戌年十一月初三日,上午: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成立20周年纪念活动举行

2007年1月27日,农历丙戌年十二月初九日,下午:中国曲艺家协会青少年培训基地剪彩揭牌仪式举行

2007年6月2日,农历丁亥年四月十七日,10时30分:吴荻、贾林、祝兆良、梁彦拜连丽如为师,王玥波、李菁拜贾建国为义父仪式举行


2007年7月7日,农历丁亥年五月廿三日,上午:侯耀文追悼会及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2007年7月17日,农历丁亥年六月初四日,19时30分:“纪念相声名家侯耀文先生专场演出及侯门弟子贺先生六十冥寿”活动举行

2008年11月20日,农历戊子年十月廿三日,10时:范振钰追悼会暨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2009年5月15日,农历己丑年四月廿一日,9时:李文华追悼会举行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